Labrang 拉卜楞寺的阿克

如果不是走到了兰州,可能我不会计划去拉卜楞寺。阿克老是听甘南、藏北听到麻木,根本不知道所谓的去甘南就是去看拉卜楞寺和郎木寺。直道我从地图上看到离兰州不远的夏河拉卜楞寺,才知道甘南这么回事。

事实上,甘南就是甘肃南部藏族自治区,夏河就是拉卜楞寺,夏河县城几乎就是为供给拉卜楞寺而发展起来的,小虽小,夏河却也是非常有历史的小镇,主持修建拉卜楞寺的大师就是夏河本地人。在兰州汽车南站,拉客的大巴司机直接把背包客拉到夏河或者临夏的巴士上,一个是拉卜楞寺,另一个郎木寺,都是背包族追逐的目的地。

拉卜楞寺作为格鲁派的宗教学院实际上是们学习的高等学府,然而也有才10来岁左右的小在里面学习。我在拉卜楞寺认识了一位可爱的阿克加木央希尔,一直和他闲聊,譬如可以随时还俗吗,会不会受到处罚;一般人可以通过修炼成为活佛吗;在寺院里学习都是免费吃喝,那么不想工作的青年只要受的了戒律的枯燥,去寺庙里生活不是可以省去潦倒之苦,不必工作也可以衣食无忧吗;又或者之前我们遇到只愿意学英语不学汉语的阿克,跟我们说五大藏区要合并独立的事情真的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了吗?等等,加木央都慢慢笑着跟我们闲聊,临别,他特意送来的哈达,第一次收到哈达并且是在这样的情形下,我的情绪还需要酝酿一下,是感动呢,还是好奇?

作为黄教的格鲁派学院,拉卜楞寺的地位十分显赫,位居第二。对于不能马上去西藏的人来说,提前去拉卜楞寺感受感受不失为最明智的一个选择。我就是这样,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去西藏,所以就不能再错过拉卜楞寺了。

绕寺院四周规模庞大的转经筒是一幕幕的打开在我眼前的,起初,我从院东边走出来,放眼山上,不提防看到一排拾级而上的转经筒,回想起在雍和宫看到的寺院门口的转经筒,哑然失笑,原来藏民心中的转经筒是这样的。往下走,再往下走。这里有一个视差,下级阶梯也有一模一样的一排转经筒,延伸下去。后来我发现庞大寺院周围一圈全是这样的转经筒,那是从桑科草原回来的路上。金色的寺院、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iphonenishiarai.com/,阿克白色的香炉和红色的院墙,看到这些真想和们开个玩笑。

除了严肃的修行,为自己的来世祁福甚至于可以控制自己的来世。我们还要吃糌粑、喝酥油茶、还有美丽的姑娘,所以有人放弃了,不知道是不是姑娘太动人?但到最后我还是没好意思问阿克有没有想过姑娘。他总是腼腆的笑,他在拉卜楞寺院的哲学院学习,其间我们还聊到弗洛伊德。除了大概念上的哲学流派,他们主要学习藏传佛教里的哲学,这个复杂的佛教教育系统是在佛教发展过程中渐渐成熟起来的。

离开夏河,还接到阿克的电话祝福我们扎西得勒,我们约好,加木央来北京时,一定要再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